寒雨夜梧

这里梧桐,喜欢在华灯初上的时候品一杯香茗,点一盏明灯,翻来一本古籍,品味各样人生

从长公子给阿罗取字一事中挖糖

本文是梧桐在粉丝滤镜特别厚的情况下码出来的,请不要当真。重要的事说三遍:

本文全是胡说!!!

本文全是胡说!!!

本文全是胡说!!!

甘罗:阿罗

扶苏:长公子(遵从《大秦帝国》旧例)


看《哑舍3》和《秦失其鹿》时,我们可以看到,,长公子在《青镇圭》和《绫锦囊》里都称呼了阿罗的字,让我们大致推理一下,当时的阿罗,撑死了不到十五岁。

话说回来,字是什么呢?

古代男子成人(行冠礼),不便直呼其名。故另取一与本名涵义相关的别名,称之为字,以表其德。凡人相敬而呼,必称其表德之字。后因称字为表字。

表字一般是由父母来取,或者德高望重的师长来取。如果长辈师长都不在了,当然也可以自己给自己取字。(当然,也有例外,比如从头到尾都没有取表字的)


看《哑舍零》我们可以知道,阿罗的父亲师父都在,本来应该由父亲取字,甘家父亲如果实在懒得给阿罗取字行冠礼(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),也当由师父来代劳。

表字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周朝时期:《旧五代史·周书·王峻传》:“ 太祖虽登大位,时以兄呼之,有时呼表字,不忘布衣之契也。”在战国末年应该已经被社会接受。(我们姑且不论战国末期礼乐崩坏,估计没几个人遵循周礼)

所以,阿罗本应该在二十岁及冠时由他的父亲给他取字,这才符合常理。


那么,问题来了,为什么明明有父亲和师父,阿罗却是由长公子给他取字呢?是长公子和阿罗懒得遵守当时的礼吗?是长公子和阿罗一见如故,年少相知,所以就忘记了礼法吗?

当然不是。

在那个时候,不止男孩子需要有表字,女孩子也是要在及笄时取字的。


《礼记·内则》中言女子:“十有五年而笄,二十而嫁。”东汉末年大儒郑玄有注:“谓应年许嫁者。女子许嫁,笄而字之,其未许嫁,二十则笄。”

不过女孩子也有及笄时忘记了取字的,那怎么办呢?当然是由她出嫁后的夫君来给她选择一个美好的字啦。怎么样,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呢?


我大胆的进行了推理,认为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酱紫的 (以下完全是胡说,大家不要在意啦)


阿罗由于进宫时年纪太小(才十二岁)不到取字的年纪,然而又不得不进宫(毕竟是政哥发了话,把他送到长公子身边的 →_→)

所以,等到快十五岁要及笄(划掉)时,长公子说,我给你取个字吧。

阿罗表示很开心 (●'◡'●)ノ❤  并接受了长公子给他的字。

从此,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